边境暗战:90后嫌犯的跨国“生意”,万套银行卡与电信诈骗

澎湃新闻记者 陈兴王 邵克

2019-07-25 20:3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广西崇左友谊关口岸。 澎湃新闻记者 陈兴王 摄

90后嫌犯蒋某杰在广西凭祥落网的消息很快传到了菲律宾。
其上线 “安森”(绰号,原名:侯某起)从菲律宾回国后,也在辽宁沈阳家中被警方抓获。
自此,由公安部统一指挥督办的“3·26”特大跨国贩卖银行卡和企业对公账户案全面收网。
近日,澎湃新闻(www.fittour.com.cn)获悉,截至4月28日,警方根据蒋某杰梳理出的线索,在全国27个省区市共捣毁贩卖银行卡和企业对公账户窝点500余个,抓获犯罪嫌疑人630余名,缴获银行卡11220张(套),对公账户1886个。
一个庞大的从境内经越南跨国运输贩卖银行卡和企业对公账户给境外电信诈骗集团的网络,被连根拔起。
案件得到国务院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重视,公安部刑侦局对此次广西打击贩卖银行卡和企业对公账户犯罪给予了高度肯定,评价此次打击是真正打在了网络电信诈骗犯罪的“七寸”之处。
“缴了银行卡,就相当于缴了网络电信诈骗分子的械,扼制住了命门?!惫阄髯匙遄灾吻蔡碧だ钤靖嫠吲炫刃挛?,无论网络电信诈骗手段如何多样、骗术如何翻新,该类犯罪在诈骗过程中都要用银行卡转移赃款。
如果能管好银行卡让其不再流入诈骗分子之手,那可能就真的可以实现“天下无诈”。
广西崇左友谊关 澎湃新闻记者 陈兴王 摄

雇厢货转运银行卡时落网
2019年3月,越南持续半月“封关”,蒋某杰运送银行卡的通道中断。
在菲律宾马尼拉的上线“安森”、“黑昌”(绰号,原名:曾某松)不断催促蒋某杰发货。
蒋焦急之下,赶往凭祥,准备将积攒了10天的近4000套银行卡转运到外地,伺机找途径运输出境。
3月26日上午,蒋某杰通过某快递公司联系到一辆厢式货车,将27箱装有银行卡、手机卡等的纸箱封箱装车,准备前往外地。此时,崇左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民警已在高速路口的边检站布控。
据悉,“3·26” 特大跨国贩卖银行卡和企业对公账户案是公安部部署打击治理电信诈骗犯罪专项行动中发现的线索,该案由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安厅具体侦办,前期进行了大量摸排布控。
车驶进边检站,蒋某杰等五人遂被控制
5月12日,崇左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何伟告诉澎湃新闻,民警在随后驶来边检站的厢式货车中,查获成套的银行卡、手机卡、对公账户等3837套。其中,“小套”3461套,“大套”376套。
何伟解释说,按照行话,不法分子将银行卡、手机卡、身份证件、U盾“四件套”称为“小套”,而含公司营业执照、公司印章、U盾、银行卡等的成套对公账户则称为“大套”。
在这行里,“小套”的收购价格每套500元至1500元不等,而“大套”的价格近几年已被炒到每套1万元至3万元。
警方在办案中发现,在社会上,存在一些出卖自己银行卡、手机卡的人;亦有一些人因为一时之利,用自己身份证办理成套银行卡出售给不法分子。
层层利益盘踞,让大批量银行卡和企业对公账户最终流入境外电信诈骗集团。
蒋某杰的“生意”,就是从菲律宾马尼拉开始的。
广西崇左警方抓获蒋某杰现场。 崇左市公安局 供图

在马尼拉找到的赚钱“生意”
2018年夏,25岁的蒋某杰独自一人前往菲律宾。在菲律宾期间,他先是在赌场谋生,后来发现“兑汇”来钱更快。他从社会上以低汇率从游客等手中兑换披索,然后再以高汇率换出,赚取差价。临近春节,蒋某杰在马尼拉结识了侯某起。侯某起绰号“安森”,1998年出生于辽宁辽阳市,在马尼拉赌场做扒仔、“兑汇”已近两年。蒋某杰称,“安森”告诉他有一个赚钱的生意,从国内运送银行卡来马尼拉,可以轻松赚取高额的运费。
“安森”说运卡很赚钱?!苯辰苡氚采慌募春?,继而又联系上圈里的绰号“顺利姐”、“黑昌”等人,由“安森”、“黑昌”、“顺利姐”负责找货源,蒋某杰只负责从国内将银行卡运至马尼拉,交到“安森”、“黑昌”等人手中。
按行规,从国内运送一套“小套”至马尼拉运费约300元,“大套”运费1000元,蒋某杰可以从中分别获得每套100元、300元运费。
与安森等人各自分工后,蒋某杰便回国。
2018年底,蒋某杰到了广西凭祥,在当地租住了两套民房,在行内拉起“腾达快递”大旗,以“三天必达”的效率,快速搭建起了一条经广西凭祥出境越南河内,再抵菲律宾马尼拉的银行卡运输通道。
利用“人肉带”运送银行卡等出境
凭祥市是由崇左市代管的自治区直辖市,西南两面与越南接壤,素有“中国南大门”之称。繁忙的双边贸易往来给两国边城带来繁荣同时,也给一些不法分子带来可乘之机。
蒋某杰将自己跨国运送银行卡的“据点”设在了凭祥。
坐镇马尼拉的“顺利姐”将蒋某杰介绍入行。据蒋供述,他起初所有的业务大多来自“顺利姐”。
“顺利姐”姓名籍贯不详,蒋某杰只知道是一位不到40岁的女性。
2019年1月,“顺利姐”给了蒋某杰第一单“生意”,100来套银行卡在国内统一快递给了在凭祥的蒋某杰。
蒋某杰亲自做起了“人肉带”,提着两箱“卡”出境,经越南到菲律宾。走完这一趟,他赚了1万多元。
但好景不长,蒋某杰之后的一批“货”在越南境内被弄丢,导致他与“顺利姐”翻脸,国内一时没了货源。
“安森”、“黑昌”便在一些网站、论坛、贴吧散布带卡出境“广告”。随后,蒋某杰逐渐在行内 “声名鹊起”。各地源源不断的快递寄往蒋某杰?!耙滴瘛钡目焖倮┱?,让蒋某杰雇了4名“马仔”,一名财务帮其打理“业务”。
警方从蒋某杰处查扣的“两卡”及对公账户材料。 崇左市公安局 供图

收购贩卖银行卡违法黑产链
“一个月赚一百万?!?019年3月,蒋某杰实现了当初定下的这个目标。
短短三个月,在“安森”、“黑昌”等人运作下,全国27个省区市收购、贩卖银行卡的不法分子,每天不断地通过快递,寄送“小套”、“大套”的银行卡、手机卡、对公账户给蒋某杰。
据崇左警方透露,快递一次邮寄的银行卡一般在5套左右,但数量之多令人震惊。蒋某杰被抓获后,缴获的仅10天的囤积量就达近4000套,民警用了4个小时才整理完毕。
根据蒋某杰大量的物流信息,警方逐渐摸清了这个涉及全国的违法收购贩卖银行和企业对公账户的黑产业链条。
广西南宁的王某华便是其中之一。据广西警方调查,王某华在广西南宁某小区成立了工作室,召集人员利用他人的信息资料办理注册空壳公司。
据王某华供述,其利用他人身份信息资料,去工商局注册公司申请营业执照,之后再刻公司公章和法人章,在银行注册对公账户,形成营业执照、公章、法人章、开户许可证、U盾、电子密码器、单位结算卡、手机卡一整套“大套”材料,再以每套3000元左右出售给境外买家。
交易达成,境外买家会指定王某华通过快递,将“大套”材料邮寄给蒋某杰,由蒋某杰运送出境至马尼拉。
而用于办理注册公司的他人身份信息,多是王某华通过在聊天群、贴吧等平台,发布收购信息,以1000元价格购买收集他人身份信息。
桂林市的向某辉则是通过在网吧寻觅需要钱的人员,以每套300元收购闲散人员成套银行卡(含银行卡、U盾、手机卡、身份证件等的“小套”),然后以每套800元转卖给汪某强。汪某强再将银行卡资料以每套1500元至1700元转卖,其中多次通过蒋某杰将成套的银行卡运送出境。通常,蒋某杰每囤积四行李箱约400套银行卡便需运送一次。其间,所有人员费用均由蒋某杰承担。
蒋某杰完成运一次至马尼拉,可以获得至少4万元运费。
据警方透露,蒋某杰被抓后,其银行账户上有存款30余万。在凭祥期间,蒋团伙五人日常吃喝玩乐开销均由蒋承担。
27个省区市500余个窝点被捣毁
4月28日,全国多地警力对“3·26”特大贩卖银行卡和企业对公账户案件展开收网行动。
警方根据线索,共在全国27个省区市捣毁500余个收购、贩卖银行卡和企业对公账户的窝点。
截至目前,“3·26”专案已在全国抓获嫌疑人631人,缴获银行卡11220张,对公账户1886个。
蒋某杰被抓的消息,也迅速传到了菲律宾马尼拉。其上线“安森”、“黑昌”等人相继被中国警方通缉。
“安森”称,他从上线得知了蒋某杰被抓的消息。
据悉,银行卡一旦在运送途中丢失或被查扣,负责运“货”的蒋某杰、“安森”等人需向上线赔偿每套三倍的运费。4月12日,“安森”回国后即被警方抓获。
蒋某杰、“安森”等人到案后,警方根据其供述分析,大批量的银行卡、手机卡流向国外网络电信诈骗集团。
透过“3·26”专案发现,非本人携带其他人的身份证也能办理工商执照、对公账户的监管不够严格等一系列问题,导致对公账户大多不能止付、个人账户被电信网络诈骗分子利用层层转移赃款,让群众蒙受损失。
遏制电信诈骗犯罪的“命门”
一次端掉500余个收购、贩卖银行卡和企业对公账户的窝点,缴获万余张银行卡。
澎湃新闻获悉,公安部刑侦局对此次广西打击贩卖银行卡犯罪给予了高度肯定,这次打击贩卖银行卡犯罪,真正打在了网络电信诈骗犯罪的“七寸”之处。
一个明显的变化,4月28日,公安部指挥326案件全国统一收网后,5月份,全国电信网络案件高发的重点地区案件每天发案数量绝对数有了较明显的下降。
在指导侦办“3·26”专案过程中,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安厅副厅长李跃发现,无论网络电信诈骗手段如何多样、骗术如何翻新,该类犯罪永远离不开两样东西,一个是手机卡,一个是银行卡。
不法分子在中国大量收购银行卡、手机卡贩卖至境外,电信网络诈骗分子利用手机卡在境外对我国群众实施诈骗,再通过银行卡层层转移赃款。
由于电信网络诈骗分子使用的都是他人身份信息办理的银行卡、手机卡,给警方侦破此类犯罪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安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成天晓介绍,从过往侦办的电信网络诈骗案件来看,诈骗分子一旦得手,所骗赃款会被迅速流转。一套资金流转程序走下来,最多时候达23级,一般至少也有15级,且在很短时间内就可以完成一系列赃款资金流转。
而以他人身份信息办理的成套手机卡、银行卡,多被诈骗分子用作第一级接收赃款、转移赃款的账户。
比如,办理一套含有身份证件、银行卡、手机卡、U盾的“小套”,诈骗分子就可以利用手机卡来接收第一级银行卡转账短信验证码,将所骗赃款收入对应的银行卡,之后再通过网银、各种快捷支付平台,对赃款进行层层资金流转。
李跃认为,“3·26”专案打掉的收购贩卖银行卡黑色产业链,就好比是“缴了诈骗分子的械”,没有了银行卡、手机卡“作案工具”,自然也就扼制住了网络电信诈骗犯罪的“命门”。
但在实际情况中,一些贪图一时之利的人群,以贩卖自己的银行卡、电话卡谋利,不断在各个银行、网点办理银行卡、手机卡,卖给电信诈骗分子,且反复出售。
“一套银行卡、手机卡到了诈骗分子手中,使用期限多则一两个月,短则十天半个月?!背商煜樯?,期限一过,银行卡、手机卡的主人就会前往银行、电信营业点对卡进行注销,然后又继续办卡,再次出售。
今年3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支付结算管理防范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有关事项的通知》,即规定了加强银行账户实名制管理,并加大对买卖银行账户和支付账户、冒名开户的惩戒力度。
此外,一些银行已经开始对一些资金流水异常账户进行主动封停,在打击和遏制网络电信诈骗犯罪方面起到了良好作用。
在李跃看来,加强管理避免或极大减少银行卡流入诈骗分子之手,那可能真的可以实现“天下无诈”。
责任编辑:李敏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电信诈骗 边境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