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照深圳汕尾合作模式,“宁淮特别合作区”呼之欲出

澎湃新闻记者 袁杰

2019-07-25 20:3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宁淮特别合作区”,来了。
据南京江北新区官方公众号消息,7月20日,南京市委常委、江北新区党工委专职副书记罗群带队到访淮安盱眙,调研推进宁淮特别合作区建设。
盱眙县人民政府官网信息显示,宁淮特别合作区将以现有宁淮新兴产业科技园为基础,地处盱眙县南侧,堪称淮安向南融入南京都市圈的“桥头堡”。
罗群此番调研早有端倪。据《新华日报》报道,7月初,南京市委主要领导专题调度宁淮挂钩合作。同时明确,要参照深圳、汕尾合作模式,在盱眙打造宁淮特别合作区。
澎湃新闻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近日,南京和淮安之间将再次“碰头”,正式敲定宁淮特别合作区的合作机制。
宁淮特别合作区大致示意图。  澎湃新闻记者 袁杰 图 
澎湃新闻(www.fittour.com.cn)注意到,宁淮所对标的“深汕特别合作区”,位于汕尾市海丰县西侧,成立于2011年,由深圳和汕尾共建。
深汕特别合作区以先进制造业和旅游业为主导,承接深圳的产业转移。成立后,其运作机制经历了不断探索和调整的过程,在磨合中不断进步。
目前,深汕特别合作区党工委、管委会已隶属深圳市委、市政府派出机构,由深圳市主导,因此又被称作深圳的第“10+1”区。
目前南京已有11个下辖的区。未来,南京的第“11+1”区,就在盱眙?
宁淮合作升级
淮安位于南京北侧,系南京都市圈八个成员城市之一。
南京和淮安的紧密合作已有近二十年历史。在江苏省委、省政府的推动下,两地在2001年正式挂钩合作。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两市共建有5个合作园区,累计落园项目159个,总投资近170亿元。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随着都市圈经济的日渐升温,以及时速350公里的宁淮铁路得以加速推进,宁淮合作正在迎来新一轮高潮。
本月2日,也就是南京市委主要领导专题调度宁淮挂钩合作前一天,南京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杨学鹏带队赴淮安考察,淮安市委书记姚晓东一行陪同。据盱眙县人民政府官网,杨学鹏现场考察了宁淮新兴产业科技园,距离南京江北新区仅半个小时车程。而这,也是宁淮特别合作区未来的基础和蓝本所在。
次日,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张敬华专题调度宁淮合作。他表示,要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建设好周总理家乡的重要指示精神。他说,淮安是周恩来总理的故乡,开展宁淮挂钩合作,是省委、省政府的重大决策,也是推动区域协调发展、深化南北协作共赢的战略举措。
澎湃新闻注意到,宁淮合作将进一步升级的信号已经明确。
谈到下一步工作时,张敬华提出,要以淮安盱眙县部分区域为先行试点,以南京江北新区为合作主体,充分发挥政府和市场“两只手”作用,“探索打造宁淮特别合作区”。
其目标和意义在于,构建更加紧密、更高效率的协同共进体系,形成更具引领性、示范性的挂钩合作成果。
对标深汕,宁淮何为
事实上,“特别合作区”并非新词汇。
宁淮所要对标的深汕特别合作区,于2011年正式设立和运营,位于距离深圳市中心近百公里开外的汕尾市海丰县,由深圳市和汕尾市共同运作。
深汕特别合作区并非“白手起家”,其前身为深圳(汕尾)产业转移工业园。
深汕特别合作区位置示意图。  澎湃新闻记者 袁杰 图
经过近十年探索,深汕特别合作区的“特别”之处已日趋凸显。最根本的变化发生在2018年12月,中共深圳市深汕特别合作区党工委、深圳市深汕特别合作区管委会正式揭牌。
《南方都市报》、人民网广东频道等媒体解读称,深汕特别合作区就此成为深圳的第“10+1”区。也就是说,深圳市已是特别合作区的主导方,特别合作区已非普通意义上的“共建”。
而在此前,由于规划未明确、体制未理顺等原因,深汕特别合作区一度陷入停滞,直到近两年开始进行机制升级。
澎湃新闻注意到,目前,深汕特别合作区的党政主要领导均由深圳派出,深圳各区也有不少干部被派往深汕特别合作区挂职。
近半年来,深圳市公安局深汕分局、深圳市市监局深汕分局、深圳市深汕特别合作区人民法院等机构开始设立,或进入筹备阶段。
据盱眙县政府官网信息,从目前宁淮两地的接触看,即将设立的宁淮特别合作区,将参照深汕特别合作区,由南京江北新区主导开发,盱眙负责社会管理。
同时,正如深汕特别合作区是以深圳(汕尾)产业转移工业园为蓝本,宁淮特别合作区或将以现有宁淮新兴产业科技园为基础。
在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教授刘士林看来,深汕特别合作区确实经历过一个曲折的过程。一开始还是按照传统的思路,按照双方协商合作、齐抓共管的模式操作,但效果并不好。后来,合作区成为深圳可以垂直管理的下属机构,完全由深圳主导后,其建设过程、效率和质量才迅速跟了上来。
刘士林表示,在城市管理的行政壁垒依然比较强固的环境中,这是一种比较适合国情的有效办法,也是新时代新型城镇化的一个重要的创新。
学习深汕,“关键是要有像深圳那样的‘秘密武器’,可以威慑或发挥影响”,刘士林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效仿可以,但特别合作区的主导方,首先一定要“有两把刷子”。
“扩张”的南京
根据国务院批复同意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在城市等级上,南京被定位为“特大城市”,是长三角城市群中唯一的特大城市(上海是“超大城市”)。
同时,南京还领衔“五圈”中的一圈,即南京都市圈。在自身发展的同时,南京还肩负着带动和辐射周边城市的使命。
南京从地理空间区域上看,南北长,东西窄,总面积小于同为省会城市的合肥和杭州,其经济总量也低于省内兄弟城市苏州。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都市圈发展中,南京可谓“四面出击”。
向东看,南京已正式提出“紫东战略”,大力推进东部崛起,并开工建设了通往镇江句容的跨市轨道交通。
往西南看,安徽马鞍山、芜湖、宣城三市,是南京都市圈的重要组成部分。途经马鞍山和芜湖的宁安城际早已建成通车,宁宣黄城际铁路也已于2018年下半年正式获批。
观察人士认为,呼之欲出的宁淮特别合作区,有望成为南京往北联系都市圈成员淮安,形成更具示范性的区域合作样板。
责任编辑:李克诚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南京都市圈,宁淮特别合作区,盱眙

相关推荐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