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变局下德国欲“疏美挺欧”,专家建议中德继续做大合作蛋糕

澎湃新闻记者 汪伦宇

2019-07-25 20: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德国前防长冯德莱恩当选欧委会主席让欧洲政坛的聚光灯再度锁定德国。即将面临“后默克尔时代”的德国是否能继续扮演欧洲政治稳定锚的角色?中德关系的前景如何?
7月22日,由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的德国蓝皮书《德国发展报告(2019)》(下称“蓝皮书”)在上海发布。
“蓝皮书”回顾并评述了德国2018年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外交等方面的状况及变化。与会专家在“蓝皮书”发布会的交流环节中谈到,在政治领导力方面,正经历政坛大变局的德国将成为欧洲政治发展的一大不确定因素。
全民党地位削弱,新政党格局呼之欲出?
近一年多以来,长期主导德国政坛的大联盟政府(基民盟和社民党)在多次德国国内选举中表现不佳。在今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基民盟表现平平,而社民党则遭遇了滑铁卢。新兴政治力量——绿党和德国选择党(AfD)异军突起。
“蓝皮书”指出,2018年,德国政党格局发展的总体特点是,两大全民党——联盟党和社民党的地位不断削弱。这主要体现在去年秋季巴伐利亚州和黑森州举行的州议会选举上,基社盟/基民盟组成的联盟党和社民党的选票流失皆创下纪录。同时,绿党获得了迄今为止最好成绩,并且在联盟政治中越来越发挥中心角色。另外,德国选择党成功进入所有州的州议会,以此巩固了其政治地位。因此,2018年上半年德国联邦政府形成了“专注内斗而疏于理政”的局面。
中国前驻德国大使、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特别顾问史明德在主旨发言中提到,德国正在经历二战后以来最深刻的政党格局变化,“以往德国政坛是一个大党结合一个小党共同执政,少数时候是大联盟的执政形式,但如今德国联邦议会中一下子涌现了6个政党?!币虼?,在史明德看来,当前德国联邦议会的特点是:中坚力量分化,两极势力上升。
正是这一糟糕的州议会选举结果使得默克尔最终宣布放弃竞选基民盟党主席,但留任联邦总理至任期结束。而欧洲议会选举的结果则进一步为大联盟政府敲响了警钟。
史明德表示,政党不能适应全球化发展的变化;政党纲领的僵化未能满足、适应人们诉求的变化;政党上层与选民基础脱离等,都是上述变化的根本原因。
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郑春荣在演讲中提到,德国本届政府第二年的运行仍将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其中包括默克尔能否如愿完成总理任期、各党派在多个州议会尤其是今年秋季东部三州州议会选举中的表现及其后续效应,甚至默克尔“钦点”的接班人克兰普-卡伦鲍尔(Kramp-Karrenbauer)能否挑起重担,都有待观察。
德国欲“疏美挺欧”,走上欧盟政治前台
“蓝皮书”指出,鉴于美国日益从其国际责任中后撤,德国越发觉得有承担更多国际责任的义务。默克尔政府2018年3月的《联合执政协议》重申了“欧洲命运自主论”,捍卫多边主义,具体而言,就是要联合法国使欧盟变得更为强大,由此使欧盟能承受跨大西洋关系疏离带来的压力。
2019年1月22日德法两国签署了《亚琛条约》,虽然表明了德法两国在欧盟面临诸多?;湍诓坷胄牧ι仙尘跋略銮克吆献鞯囊庠?,但德法在欧盟日常政治中的互动,更多地暴露了德法以及德国与欧盟其他成员国之间的分歧,给德国的“挺欧”添堵。
“蓝皮书”同时也指出,虽然德国提出了诸如设立“欧洲安全理事会”等的倡议,以提高欧盟在外交与安全政策上的行动能力,但得到的响应有限。马克龙希望推动欧盟内的一系列改革,包括减少欧盟内的贸易不平衡和促进经济增长,以便为其国内的改革和声望恢复助攻,然而马克龙提出的倡议基本上都未得到德国的积极响应。德国想要联手法国实现“挺欧”,以获取“疏美”的能力受到了限制。
随着德国发挥领导力的意愿加强,有迹象显示德国正主动走到欧盟政治的台前。郑春荣教授观察到,目前德法两个欧洲大国都越来越多地主动出面,将欧盟的重要职位捏在自己手里。
“以前法德两国有意不亲自掌控这些重要职位,更多地突出双边关系中本国的行动能力?!敝4喝僦赋?,“但目前随着欧盟整体实力和各国实力的下降,(法德)越来越觉得有这个必要,要把欧盟的领导权握在自己手上,其政策变得更加欧盟化?!?br />
德国政治变局引发中德关系新思考
由于德国政坛出现了近年来未曾有过的新格局,国内学界也需要对中德关系进行新思考。
前中国驻德国大使史明德认为,德国正在经历战后以来最深刻的政党格局变化。在默克尔之后的下一届联邦政府,将不再是两党联合政府,而将是三党联合执政。第三个党的政治色彩目前还难以判断。
史明德大使回忆称,在他离任之时,曾有不少德国政治家向他询问中德关系未来是否会有变数。史大使回答称,中德关系若有变化,最大的变量将是德国而非对德政策一以贯之的中国。
事实上,中德之间的经济关系近年来一直稳步发展。中国已经连续三年超过美国,成为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目前,中德之间的贸易额为两千亿欧元左右,而美德贸易额约为1800亿欧元。中德双边贸易和德国对华投资每年均达到两位数增长。
“中德关系的基本点和利益不会发生变化。但德国的对华政策可能会在国家利益导向和价值观导向之间徘徊?!笔访鞯麓笫贡硎?,“如果是绿党或者其他政党上台,(德国对华政策)是不是要左右徘徊了?这是一个最大的不确定因素?!?br />
此外,德国政坛格局的重组或许还意味着新一代的德国政治家走上台前。史明德指出,新生代德国政治家中有些人并没有来过中国,有些人对中国完全不了解,与中国领导人也没有什么接触,这也是中方面临的一个问题。
作为对策,史明德建议,首先,中德必须继续做大合作的“蛋糕”。通过继续改革开放,使德国坚定发展对华关系的信心。其次,中德关系要发展,只能通过进一步的利益捆绑,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最后,两国还需要开拓新的合作领域和合作形式。
责任编辑:朱郑勇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德国,“德国蓝皮书”,美国,欧盟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