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次元

订阅

欢迎来到IP世界,在网络文学、动漫、游戏中尽情挥发能量。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8

在这次新译《李尔王》之前,我一直最喜欢《哈姆雷特》,深深被那个有着浓郁的忧郁气质、一心要替父报仇的丹麦王子哈姆雷特所吸引,就是喜欢他身上那股神经质,或许因为我也有点儿神经质。但在这次新译完《李尔王》之后,我惊喜地发现自己对《李尔王》的喜爱超过了《哈姆雷特》,并因此在心底觉得有点儿对不住哈姆雷特。为什么呢?首先,我发现《李尔王》与《圣经·旧约·约伯记》有着深层的互文关系,甚至在约伯身上找到了那么点儿自己的身影,这个说来话长,在此不赘??墒?,莎士比亚要把李尔王写成人性人物,绝非约伯似的神性人物。这个我在10万字的《李尔王》长篇导读《李尔王:一个人情、人性的大悲剧》中都写了(导读收入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天地一莎翁——莎士比亚的戏剧世界》)。其次,纠正了以前由读朱生豪、梁实秋两位前辈所译《李尔王》带来的偏误,即李尔王不是一个基督教王国的国王,李尔王的故事发生在公元前8世纪,李尔是古不列颠国的国王。那时基督教还没诞生呢?;谎灾?,那是一个异教多神的时代,因此,被两个坏女儿逼疯的老李尔在暴风雨中是在向“诸神”(即“天神们”)、“诸天”发出吁求,而非基督教的上帝。朱、梁二前辈的翻译,以1914的“牛津版”为底本,故有此误。说句玩笑话,我觉得从文学来说,一个多神的时代远比一个神的时代好玩儿。也因此,我仿佛从《李尔王》中发现了一个新世界,这也算新翻译带来新阐释。第三,就是发觉李尔王是一个十分真实、鲜活的形象,最初,王权在手,老而昏聩,但最后,疯狂使他恢复了一个常人的理性。而恰在此时,被他冤枉的、打心底深爱他的小女儿考狄利娅死在了他的怀里。这个情景令人撕心裂肺,每读剧本或看“皇莎版”的电影《李尔王》,到了此处,我的眼里便禁不住盈满泪水。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