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下一页

郑岩谈美术考古与美术史书写

我所有的研究都是在做试验,试验中提出问题最重要。有朋友批评我说“虎头蛇尾”。我想,“虎头”就是提出一个令人意外的问题;“蛇尾”就是结论小心一点,大家一起讨论。

上海书评 11小时前
头条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