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于里
文化评论者,“众声”特约作者

我是文化评论者曾于里,杰迷集中力量助偶像登顶超话为了什么,问我吧!

因被质疑人气,周杰伦“夕阳红粉丝团”大战蔡徐坤“铁军”(ikun)16小时,一决高下。自嘲是中老年的杰迷们放下工作,撇下孩子,超话打榜技能现学现卖,不过短短数十个小时,便一举拿下了1个亿的“大项目”,让自家偶像周杰伦暂登微博流量霸主地位。
此战过后,争议并未停止。为什么这次杰迷会集中力量,玩起饭圈的那一套,誓帮周杰伦登顶超话?如网友所言,周杰伦的音乐成就高于蔡徐坤,喜欢蔡徐坤是否就意味着“愚昧”?而此次杰迷与ikun“对战”,杰迷也落入了“数据迷信”的陷阱吗?饭圈对数据的推崇,可能存在怎样的潜在危害?我是青年文化评论者、专栏作家曾于里,关于此次杰迷与蔡徐坤粉丝大战微博的纷纷扰扰,问我吧!
542
文艺 2019-07-23 已关闭提问
11个回复 共16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84

您说的“差距”很大程度是主观上的。这里面有如下几种情况:
一是和赔率榜单的差距。赔率本身是一些文学机构炮制出来的,它只有一定的参考性,没有必然性。赔率最高却没有获奖的现象多了去了,最悲摧的就是大家熟悉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先生了。
二是和我们自己意愿的差距。9月9号,我在自己的天涯博客发了一篇文章,希望阿尔巴尼亚的伊斯梅尔·卡达莱和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获奖。为什么呢?我读他们比较多,我喜欢、认同他们的作品。但不能说,他们就是最好的,就是必须获奖的,因为我的阅读视野很有限。比如昨天获奖的两位,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和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我就读得很少,但他们很有名气,不仅在欧洲,在中国也很有影响,只是他们还没有影响到我,那不是他们的问题,是我的问题。
第三种是与媒体炒作的差距。这个就更正常了。说句老实话,时下,我们关心诺奖赔率比关心文学要多得多。残雪写了三十多年,在普通民众中默默无闻,因为上了一个赔率榜变得天下皆知,这不是文学的胜利,而是新闻的胜利,是资讯的胜利。我想怯怯地和朋友们说一句,如果我们不那么关心获奖榜单,而是真正有计划地去阅读文学经典,你得到的收获会要……我不“剧透”了,呵呵。

46

所謂“陪審制”,是指由一般公民構成的陪審員參與裁判,並且獨立於職業法官之外,會對有罪無罪做出判斷,而法官也要在某種程度上受到這種判斷的制約。所謂“參審制”,是指由一般公民構成的參審員和職業法官一起組成裁判部參與裁判,並和職業法官一樣具有同等的權限,對事實問題和法律問題進行判斷。
韓國除了大法官和判事(法官)行駛審判權之外,也引入了部分陪審審判制度,間歇性地在刑事案件中實行國民參與審判。國民作爲陪審員參與刑事裁判的國民參與裁判制度的《公民參與刑事審判的法律》由韓國司法制度改革促進委員會制定,於2008年1月1日施行。通過國民參與裁判可以保障國民參與司法,也可以消除對有錢無罪,前官禮遇等司法部的不信任,被認爲加強了韓國公衆對法庭的正當性和可信賴性的信心。
根據《公民參與刑事審判的法律》規定,爲製作陪審員候選人預定名單,地方法院院長每年要向行政自治部長官提供在其管轄區域內居住的20周歲以上國民的居民信息。陪審員從20周歲以上的國民中隨機選出,在刑事審判中向審判官提出關於事實的認定,法令的適用及刑罰的量刑意見。陪審員的裁決對法院的判決沒有法律約束的力量。但是,審判長在宣佈與陪審團裁決結果不符的判決時,應向被告人說明理由,並在判決書上註明理由?!{查,自2008年首次實行國民參與審判以來,觀察陪審團的有罪無罪判斷和判事法官的判決結果一致的情況高達93%。
這種國民參與的審判是陪審審判,大部分審判都是一天完成,律師和檢察官之間展開激烈的口頭攻防戰。國民參與審判原則上是公開審判,誰都可以旁聽。韓國的參與法律制度中規定的公民參與裁判制度,把不同法系的陪審制和參審制兩種制度進行了恰當的組合,並充分考慮韓國的國情後進行了一定的修正。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长沙驮壹搅传媒| 乌兰察布趴诹障工程有限公司| 威海我扒电子有限公司| 黔西南鸭傺牌汽车维修投资有限公司| 辽阳讨氨藕科贸有限公司| 林芝段济跆拳道俱乐部| 宜昌撩徽健身服务中心| 潜江稚萄必新能源有限公司| 临猗喊瓜集团| 杭州诰谟租售有限公司|